怎么在微信上赚钱有机会出演穿衣服的角色

2018-09-19 07:47:00
jingcaiadmin
原创
18

  如果只是写一些嫖二代和丑男丑到女人不愿意躺下的段子,最多被举报涉及三俗删贴,而不至于禁言,要命的是,咪蒙(或者是咪蒙实习生)在文章中,居然借几个无名无姓不知是否存在的男大学生之口说:我们身边,10%-20%的男生都嫖娼啊……

  认真看看这个“嫖娼简史”,只是号称“采访”了十几个嫖娼的大学生,讲了几个男人圈子都会流传的不靠谱段子,非常无聊,而且文字生疏,表达含糊不清,完全没有往日咪蒙一气呵成的感觉,我都怀疑这篇推文是她实习生的作品。

  要想真的自保,就必须开辟专门的主旋律栏目,比如咪蒙的公号应该是头条位置推送“致Low逼”,二条位置推送“外汇储备连续第四个月上升,发现中国经济之美”,特殊日子还应该长期的把头条让给正能量。当然,这样做可能不会被微信禁言,但咪粉们会跑光。反正咪蒙也赚到大钱了,活着才是重要的。

  虽然咪蒙也是资深媒体人,但对中国新闻历史还是了解得太少,不然无论如何会把涉及比例的话删掉。只要不是侮辱到一个具体的,特别是大学生这么敏感的群体,过关应该不难。

  但咪蒙应该和真正的流氓没什么关系,最多只是打着性与暴力招牌的文字商人,有人愿意看,她就用最受粉丝喜欢的角度和方式写出来,让粉丝们爽。写得多了,就成了满满的套路,粉丝都是奔着重口来的,发洗白文怕是一时间找不到受众,尽管咪蒙的严肃写作也是一流水平。但就像苍井空老师,再有表演天赋演得再好,有机会出演穿衣服的角色,粉丝们也不会买账,如今微信公号红利消失,涨粉不易,咪蒙团队自己应该也很急,一来二去,就又回到了最初的思路上。

  采访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再说嫖娼本身不光彩还犯法,被叔叔抓住了是要拘留的。一群犯罪嫌疑人为什么要和一个公号女网红汇报自己的犯罪事实呢?万一女网红把真实姓名写出去了,那不是前途都毁了吗?

  一路走来,咪蒙也不是没有自救过,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那篇“永远爱国,永远热泪盈眶“,看上去很像是要回归正能量,结果被骂得狗血淋头,还被揭出曾经骂爱国青年们是”“,绝对是负分。最近一些被封号的八卦ID也曾想走这路子,虽然主业和主旋律不搭,但是在自己的领域内一定会主动积极、热情似火、如痴如醉的贡献正能量,比如抓个不爱国的艺人出来批判一番,直到自己被封号。

  这些不经世事的家伙们真是把有关部门想得太小儿科,你到底是什么货色上面清清楚楚,从成立之初就和党媒党刊没关系,连个科级干部都不是,也没有党员总编辑,从来不主动汇报工作,也不积极配合主旋律,一年365天就偶尔唱两天红,一张黑脸只有脑门上抹了丝红唇膏,还想蒙混过关?

  可这样一个赚钱机器,却因为推送了一条嫖娼简史就被禁言了,什么时候更新还不知道。对坐拥上千万粉丝的微信公号来说,禁言差不多相当于休克,就算是恢复了呼吸,估计也会留下个大脑损伤的后遗症。

  原因可能要从咪蒙的发家史说起。大家都在赞赏或者批评咪蒙的文字,但很少有人知道,最早咪蒙在公号上收获的第一桶金,是跟小说有点关系的。2015年10月份的时候,咪蒙推送了一篇“优雅女性一生一定要看的50篇黄文“。看到这样一个男女都必点的标题,必须要感慨,咪蒙绝对是微信公号时代大师级的人物,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成了公号10万+大师,相当于星球大战里尤达大师在绝地武士里的地位。

  你一个写公号的居然敢说男大学生五分之一都嫖娼,虽然加了个“我们身边”的定语,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整个互联网都是这么解读:一个千万粉丝大号说每五个男大学生就有一个嫖娼,男大学生们不高兴,国和家更不高兴,我们花大钱却培养出这么多嫖客啊,那祖国还有未来吗?我们的主义还有前途吗?

  重新关注了下咪蒙,欢迎语是:欢迎来到拖稿界天后咪蒙的世界,下一次更新文章有可能是下周,有可能是下辈子。感觉还怪凄凉的,骂咪蒙也是公号界一大风景,但是你要说这个好编辑有多坏,可能也有点过分,做无脑粉丝的生意而已,当真就输了。

  前不久网易一个工作室在写到一群伪女权主义者专骗女粉丝时,还专门把咪蒙拉出来分析,说她的文章中有很多涉及到和暴力的内容。类似的攻击对咪蒙和咪粉应该都没有什么杀伤力,咪蒙久经江湖必然不会在乎,她已经明着说自己是个女流氓了,不涉及到性和暴力还算个啥流氓呢?至于咪粉,要是真有脑子应该也不至于成咪粉吧……

  然后陈记者就下岗了。很多人后来为他喊冤,说是监督报道惹的祸。其实想一想,他也真不冤,监督应该是监督强者,监督弱者有个毛意思?人家性工作者本来就有一堆有关部门管着,犯得着一个大记者去辛苦暗访吗?而且两个兼职性工作者说的话能有多大可信度,在公开报道中,没有任何第三方证据的情况下就敢写出来,说他侮辱了武汉的大学生群体还真不过分。

  名义上说是采访,但是整篇文章完全没有采访的痕迹,采访对象,就是“简史”中的那些大学生嫖客全是化名,没有任何真实信息,连个大概的地点都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咪蒙团队并没有去采访十几个嫖娼的男大学生,只是跟几个熟悉的人聊了聊天,然后像当年的知音杂志一样,编了一些“喜闻乐见”的故事。

  说咪蒙是最赚钱的女流氓,应该不算污蔑。她公号的介绍上说自己是女流氓,然后作为最着名的10万+生产者,据说她的微信公号头条广告报价是68万,照这样算,公号一年的收入几千万完全不成问题,妥妥的百分百的现金奶牛,给自己的助理开出5万的月薪那真的是小意思。

  说来有趣,差不多14年前,一个叫陈杰人的记者出过一模一样的问题,在暗访了武汉嫖娼生意后,有段时间中国记者特别喜欢暗访嫖娼,他在青年参考上借两个疑似兼职性工作者的嘴说,“现在武汉地区的女大学生中,至少有8% 到10%从事这个行当,如果加上那些只陪聊陪玩不的,估计接近四分之一。这个比例在外语、中文、艺术和师范类的学生中更高。”

  人是有成功依赖的,这条性与暴力的伪流氓之路,做小点没问题,做大了一定出问题。自古以来我国都是道德卫士当家作主,虽然皇上可以三宫六院,文人墨客可以三妻四妾,但是灭人欲以存天理的主旋律从来没有变过,怎能允许有人打着流氓的名义赚大钱呢?而且居然她比人民日报搞舆情监督弄的钱还多,这还得了!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微信红包群
微信: 微信红包群
地址: 微信红包群